欢迎您访问鸡泽教育信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随笔 >

冬日随意

时间:2017-12-30 12:42来源:未知 作者:鸡泽教育信息网

前两天是四六级考试,本以为可以把六级给过了,结果应该比上次还惨。我笑着说很多时候努力和结果成反比,充满失落与不甘。步入大三的我越发感到烦躁,从前对时光的奢靡在这两年越发打击着我。

坐着4路公交经过一所中学,正是放学的时候,校门口有年迈的爷爷奶奶,有奔跑的男孩放肆的脸,有互相说着笑话的女该...有点湿湿哒哒的路上散发着这放学所带来的炽热。车子在学校附近的站台停了下来,两个男生气喘吁吁的跑上车,一个男生刷着学生卡,刷了好久都没有刷上就低低说了句“这卡老刷不上,烦死了!!!”另一个男生有点不太喜欢的说着“走走走,我来刷”两个男生就这样嘻嘻哈哈的上了车。他们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都好像很好。在商业街下了车,一下车一股微微的初冬的风就这样没有防备的吹进脖子里,还真的是有点冷。缩了缩脖子,跳了两下沿着路走。荆州市中心比武汉的郊区还要冷清一点,但又不至于肃杀,所以走在商业街是我比较喜欢的事。偶尔可以看到一位奶奶推着轮椅安然的走着,真是想不通,这样的天气,他们好像都不冷。换一方向一个穿着驼色短大衣的女生挽着旁边穿着蓝色外套的男生,不时能听到男孩的调戏,女孩的娇嗔,他们真甜蜜呀!!!“老爹,我想吃”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凉盯着糖葫芦可怜巴巴的望着身边身材削瘦脸庞温柔的男人,“老板,拿一串”我拿起手机给老爹发了个短信。

街上真的冷,冷的我有点饿,我需要食物。走进地下商城,点了一份五谷鱼粉,大失所望一点都不好吃,于是吃了两口就放下了,正准备走的时候,一位阿姨的浠水话吸引了我。我说“姨儿,你是浠水人?”“我是呀,女昂儿,你也是浠水人?”“嗯,姨儿,你跑荆州来搞莫斯?“打工呗,屋滴工资太低了,出来搞点钱,你在荆州是来做摩斯?”“我读书,大三”“读书啊,那果学校的?”“xxxxx”“不搭嘴来,我收拾去了”于是我就离开了吃饭的地方了。

突然我就不再纠结了,管他个七儿八儿的。每个男生,每个女生,每个姨儿都不知道未来,都在用自己的姿态存在着,每个他们的身上都能看到一种光,称不上美丽,称不上光满万丈,但是能看得见。

------分隔线----------------------------